繁體

首页 / 新闻中心 / 文化 / 文学园地

文化

怀念儿时的年味
发布时间:2021-02-05 来源:北京新能源 作者:刘利芳

小时候在农村长大,“过年”,是祖祖辈辈留下的信仰,也是村里人一年来难得的休闲娱乐的节日,他们会用自己朴实的方式,把“年”装扮得异彩纷呈。

到了这个时节,年味已然飘满整个村子。一进腊月,村里的人就开始忙活起来了。村里流传一些民谣:“腊月二十三,吃糖祭灶官;腊月二十四,掸尘扫房子;腊月二十五,家家磨豆腐;腊月二十六,杀猪割年肉;腊月二十七,早起宰只鸡;腊月二十八,提前把面发;腊月二十九,笼上蒸馒头;三十晚上守一宿,大年初一扭一扭。”

整个腊月,村里都是很热闹的,杀猪宰羊的,打扫房屋的,年的味道,就在他们的一声声欢笑中,在他们忙忙碌碌的准备中,在那一盏盏崭新的灯笼中,在一阵阵鞭炮声中变得越来越浓。也有三五结伴的进城办年货的,回来时总是大包小包手拎得满满的,孩子们总是早早就开始盼父母给自己买漂亮的衣服,买回来后总是很小心翼翼地拿出来看看试穿一下,然后恋恋不舍地放起来,掐着手指等着过年。

会写对联的人在年前这几天可要忙坏了。我大伯毛笔字写得好,年前一周开始村里街坊邻居就要找上门预约写对联。腊月二十八是贴对联的时候,这一天,家家户户门前都贴上春联,火红火红的春联,(当然也有一些因为家中有亲人离开这个世界,会用不同颜色的春联表示在喜迎新年时不忘对亲人的祭奠)一排排,一行行,形成了红色的森林,增添了年的韵味,平添了几分喜庆。

“一夜连双岁,五更分二天。”家乡过年,最有味的应该是除夕夜。除夕夜这天,老人小孩儿们一般都早早约好走年的计划,先去谁家,再去谁家。最快乐的要数我们这些孩子们了,过年这几天,都兴奋得睡不着觉,早早地起来,穿上新衣服,相互比着看谁的衣服最好看,快乐地在村子里跑着、跳着,一会儿放鞭炮,一会儿玩跳绳,走到哪家都会给带点糖果,等回家时,兜里鼓鼓的,大人们看着孩子们欢乐的样子,都打心底里高兴。

我母亲这辈人则相互约上几个串门,然后三五成群地围坐在一起,嗑瓜子,拉家常,嬉笑着好像有说不完的话——你家的老大上几年级了,老二上几年级了;他家的老大高中快毕业了吧,今年要考大学了吧。他们说笑着,好像忙了一年,彼此都不太了解,过年这几天才开始好好地认识一下似的。

除夕这天,村里的男人们喜欢几个人聚在一起,拿出好酒,炒上几个菜,喝上几杯,边吃边聊,总结着过去一年的得失,谋划着新的一年的想法。吃完了,转战下一家继续。虽然,他们已不是注重穿着打扮的年龄,但也要穿的体体面面,在亲戚朋友左邻右舍间走动。

除夕之夜是不眠之夜,无论是年老的还是年少的,都要熬夜,拉着家常,看着电视,有说有笑地“熬年”。一过零点,都要点“旺火”响鞭炮来“接神”(传说腊月二十三家家都要送灶神上天,还会托付几句,“上天言好事,回宫降吉祥”,灶神走后,等到了这时,再响鞭炮迎接新的主神到家,保佑新的一年顺顺利利,平平安安),接完神,上几柱香,再吃个年夜饭(有的吃饺子,意味是捞元宝,希望新的一年,能发财,能有更多的收货;有的吃烙饼,叫“翻身饼”希望新的一年抛却去年的不快,新年有个新气象),往往一般到后夜了就裹着衣服睡着了,但是所有的灯都亮着,所以整个村子依旧在灯火通明中。

整个正月,家乡都沉浸在浓浓的年味之中。走亲戚,访朋友,一般从正月初三开始,每天都会请亲戚朋友到家做客,姨姨、舅舅、姑姑家轮流请客,这年的味道,要过了正月后,才渐渐地淡下来。

新世纪初期,经济飞速发展,勤劳的乡亲为追求更好的生活离开靠天吃饭的乡村,外出务工,参与城市建设,以不屈不挠的庄稼人品质,在城里站住脚跟,告别穷乡僻壤的故土。我家也一样,搬离了村庄,至此年味越来越淡,总回想起儿时过年的模样,时间越久,怀念就越深。

责任编辑:王悦


上一篇:
下一篇: